辩论的路程终于来到了尽头.回顾过去所有的酸甜苦辣,心中涌上一股非笔墨所能形容的感觉.

还记得第一次接触辩论,是观看电视机播放的大专辩论决赛.当时我才中三 ,看到台上八位辩手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,心想,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像他们一样思维敏锐,反应机智.有演讲基础的我真的不敢想象脱稿说话是怎么达成的一回事.

去年,万万没想到会有机会参加校队,我告诉自己要把握良机,好好地学习一番.当然, 毫无经验又准备不足的情况之下, 我们惨败.

那一次失败,我却找到了说话的勇气.

今年四月,从队长志忠手中拿了福联青辩论题目后,我开始积极地找资料…辩题有两个,”挫折有利于成才”,和”己所不欲,应施于人”. 一开始,和队友们意见分歧,不能达至共识,那时真的很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努力地让步.当时忙着好多东西, 一方面要顾学业, 另一方面还有课外活动, 我准备得非常吃力.我从主辩突然又被调至结辩, 对于这个位置, 我不了解, 更不能胜任.到了比赛那天, 我们表现差强人意, 我预测一定会历史重演,再次拿到最后一名. 
谁知司仪竟然报告,吉华是冠军,我一时不能相信,哭了出来…

结果,路程真的开始了.打败吉兰丹州的辩论队后,我们进军全国赛.

六月二日晚上,我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,到柔佛的南方学院去.巴士上,大家很吵,除了五位老师,还有我们的军师,焕杰和盈妮,身称啦啦队的正威…还有我们六位辩论员,铭铭,庭庭,茹莹,志忠,炜理和我.一路上都很积极地讨论,直到累了才入睡.
三号早上到了南方学院,筹委为我们安排住宿后,我们又进入备赛的状态.临时换了第一题的整个理论架构,又重新拟了主辩的稿子.”霸权主义比恐怖主义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更大” 这个辨题,我们对它的了解不深,因此努力作最后的充电,确保论据和普通常识都能上口…我们的”常识专家”志忠为我们阐述越战,海湾战争等事件,也重新说了奥萨马和萨达姆的故事,我获益不浅.
最后,这场初赛是险赢了,但别人对我们的批评可真多.从不能脱稿,临场反应不够快,到不能捉对方的要害等等,我才了解原来我们要学的还多得是!!无论如何,还是成功实施霸权主义,进入半决赛.

半决赛是对沙巴建国中学,题目是爱情的力量比亲情大.我们是正方.乍看之下,题目很好辩,但其实要找个可以让我们推翻反方立场的中心思想可真不容易.所幸彭亨队的教练,也是吉华一度的临教,为我们提供了很有帮助的思路.他说,把题目看成一个拔河比赛,哪一种力量的出现更可以把一个人”拉”过去,它的力量更大.这样就可避免对方以亲情”对像多,时间长”来做比较标准. 这回我试着不要写稿,只在纸上写下重点.

比赛刚开始,看见沙巴队员个个体形高大,很成熟,心理上已有一定的压力.主辩庭庭很有感情地把稿子带出来了,后来我就准备聆听对方的论点.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怎么清楚,自由辩的时候我们讲的东西竟被对方很荒谬地扭曲,而自己却呆板到无法反驳.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对方提到”肥猫”,而我们搞错了,说成熊猫,顿时哄堂大笑!很遗憾,我并没有做一个很好的总结,对方的大错误都没有点中,比赛就这样结束了.

后来评判点评时说,我们以爱情在心理和生理上的作用做为论点并不太好, 我们攻击力不够强,针刺不到肉,结果只好做沙巴的手下败将. 有位评判还说我像日本娃娃,很可爱,气死了…….

进不到决赛,打不到”日本有资格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”这题,我们被逼准备”参与社团组织对个人是失多于得”,也就是季军赛的题目.之前根本没有在这题上下功夫,我们知道,又要熬夜了。

准备季军赛的过程,最难忘,最珍贵.大多数辩论员都很累了,又完全不能接受”失多于得”的立场,大家有点急.真的佩服焕杰和盈妮给我们的教导,拟了一个还像样的架构,又继续”生”主辩稿。没有他们,我们不知该如何应战.当晚靠着咖啡和饼干, 各式各样的笑话, 拍照, 炜理扮奥萨马,扮鬼,还有我不停地狂笑,我们挨过去了.那晚我们共同地奋斗,将深深地烙印在我脑海中.

五号早上的比赛,我们就以不清醒的状态上场.在巴士上,二助的四个问题终于才出炉,也是军师的功劳.我们说,词穷的时候,就拿稿子起来宣读,真的没办法就骂对方”脑子里生草”. 做在台上时,二助茹莹竟还能与我开这种玩笑.我对着他,也傻傻地笑起来.

比赛结果,我们,输了.应该是预料之中.

我们以殿军之称塔上了归途….心里感觉复杂极了.

沉重, 因为路走完了,意味着繁杂琐碎的事情,功课,将一一到来.

心酸, 因为有过这段美丽的回忆后,必须放下过去,瞻望未来.

感激, 因为有这个难得,可遇不可求的学习经验,看到了全国精英大显身手,看到了别人的本领,自己的不足.

欣慰, 因为有所付出,必然尝到丰硕的果实.

我虽不是个好的辩论员,至少, 我为辩论努力过.

感谢所有在路上帮过我, 指导我, 鼓励我, 欣赏我, 批评我, 看轻我, 鞭策我的人.

Advertisements